Sherlock

佛吹的日常

『齐八和佛爷的日常』

《齐八说:我也有不懂佛爷的时候。》

      能者多劳,齐八是非常相信这句话的。

     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,在前往佛爷家的路上。姓张的亲兵恭敬的说:八爷,您这不是能者多劳么。齐八听了,眯着眼睛点点头,一遍一遍回味,心里灌了蜜似的。能者多劳。他齐铁嘴自然不敢当能者,但在这九门之内,他也却是唯一一个能天天见到佛爷的,也是唯一一个称得上了解佛爷的。多劳。他喜欢这个词,更喜欢跟着佛爷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  “能者多劳。”齐铁嘴一边逗鸟,一边念叨。这鸟是前些日子买来的,本想送给佛爷,结果一直没有机会,于是也就在齐八庭前的笼子里安了家。齐八教它说话,半个月,只学会一句佛爷,于是便见了谁都喊佛爷。几日前,老五来访,和齐八闲聊时,随便往笼子里塞了几粒花生。鸟儿高兴,冲着老五怀里的三寸丁就叫了起来,吓的齐八差点没把狗扔出去。

      “这要是被佛爷听到了,三寸丁是有十条命也不够砍的。”狗五语重心长的看着鸟。齐八把眼镜摘掉,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。

      “如果真被佛爷听到了,我有十条命也不够他砍的!”

      话毕,齐八忽然想起,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佛爷了。有多久?大概是,从北平回来之后。

      齐八晃晃鸟笼,鸟又开始叫:“佛爷!佛爷!”叫的一点也不好听。

      齐八退回里屋,坐在摇椅上,不顾鸟儿的喧叫,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 最后的印象还是在火车上。佛爷为了救那什么大小姐,生生挨了一鞭又一鞭,却也连眼睛都没眨一下。齐八当时就躲在火车的隔间里,一动不动,大气不敢出一口,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数佛爷挨的鞭数。

      十四声闷响。佛爷一声都没有吭。鞭子抽下去一次,齐八的心就更揪了三分。疼。佛爷身上疼,齐八心里疼。齐八还记得,上次有这种感觉,是佛爷只身救自己,被砍的鲜血淋漓时。那一回自己被吊在半空,只得眼睁睁看着佛爷受苦。

      没成想这一次还是不敢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  齐八记得当时自己的身体的是麻木的。他愣着神看佛爷一掌毙了那姓彭的王八犊子,然后向反方向走,走远。和那个什么大小姐一起。他感觉自己和佛爷之间忽然有了隔阂。

      齐八一路小跑想在佛爷回到车厢。结果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  齐八问:佛爷,您没事吧?

      佛爷看了一眼齐八,擦肩走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 齐八站在原地,走也不是留也不是。

      本来以为能站在佛爷身边一辈子。

      齐八睁开眼睛,满脑子都是佛爷走回车厢时看自己的那个眼神。非常复杂,齐八纵是贯通阴阳,探透天机,也算不出来佛爷想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  还听说那个大小姐就要和佛爷成亲了。齐八在摇椅上翻了个身,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,又想起来在火车里自己对那大小姐一句声一声的嫂子。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  于是从北平回来以后,齐八就一次也没去张府。他心里别别扭扭的,尤其一想起那个大小姐。

      “佛爷!佛爷!”

      “别叫了佛爷没来。”

      “佛爷!佛爷!”

      “诶我说你这破鸟——”

      “八爷。”

      齐八想,今天一定是犯了黄历,否则也不会一出门就看见张副官。

      他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换上正常的齐式微笑:

      “是什么风把张副官吹到寒舍了?”

      张副官莞尔:“八爷,佛爷有请。”

      齐八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去。但转念又想,不去不行,佛爷几日无访,今个忽然邀请,八成是有什么要事。

      齐八点头,往鸟笼里塞了一把玉米粒就跟着张副官上了车。

      “佛爷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 “到了府上,您自然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  “是和那个矿有关?”

      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是和日本人有关?”

      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 齐八把头从前排车座上探了回来,开始在窗边长吁短叹。和矿没关,和日本人没关,剩下的就只有和那个大小姐有关了。难不成他们要成亲了?齐八想了一下佛爷新郎官的扮像,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  齐八怪声怪调的问:“你家佛爷要成亲啦?”

      张副官一愣,哈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哪儿能啊八爷。”

      哦,和那个大小姐也没关。齐八郁闷了,佛爷绝对不会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 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啊?

      齐八还陷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能自拔,司机就刹了车。到地方了。齐八的头重重的撞到窗框上,咚的一声,他痛的呲牙咧嘴,急忙揉揉脑袋。一抬眼,佛爷披着毛领外套站在张府门前,手背在身后,半笑不笑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 齐八心想:公子世无双也就是如此了。他也顾不上痛,只直直的盯着佛爷。真好看啊。都说佛爷煞气太重,百无禁忌,像地狱的阎罗王,那只是他们没见过佛爷真正的样子。真正的佛爷,哪里有一分阎王的样子。温文尔雅,一表人才,是佛,也是普度众生的弥勒佛。

      齐八看着看着,佛爷就到跟前了。

      佛爷说:八爷,请。

      齐八下车,一路跟在佛山身后,像往常一样保持着半米距离。

      穿过客厅,看到大小姐正坐在沙发上。齐八恭敬的叫了声嫂子,佛爷没有理会,头也不回,继续引着齐八往办公厅走。

      齐八想,佛爷多半是有心事。

      佛爷进了办公厅,二话不说,只坐在桌前,开始看文件。齐八有些尴尬。他不敢有大动作,于是一个人在沙发一角挪了个窝坐下来。

      一看就是一个钟头。齐八连打了几个哈欠,佛爷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  “老八,对于那个火车的事,你还有没有别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  得,又是工作。

      “佛爷,那天我已经把话说明白了,真相只能到矿里去找。”

      佛爷点点头,片刻,从办公桌前起来,走到齐八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  齐八感觉沙发一沉的同时心里也一沉。

      佛爷盯着齐八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 “老八,你有事瞒我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哪儿敢啊佛爷!”齐八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  “你这几天都没有来张府。你在躲着我。”佛爷把手搭到膝盖上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。“自从在火车上我杀了彭三鞭之后,你就在躲我。你看到我杀彭三鞭了。但是这不是你第一次见我杀人。”佛爷一字一顿的说。

      齐八心说,完,被看见了。佛爷也不傻。

      那干脆直言明说。

      齐八端起桌子上下人沏好的茶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 佛爷继续说:“老八,九门当中,我最信你。我们之间不需要有顾忌。”

      齐八苦笑。佛爷啊佛爷,你是真的不懂。我哪敢有顾忌,只是我从上一次就发现,站在你身后的人,我配不上。我只是一个穷算命的,不能打架不会杀人,自然也保护不了佛爷,到头来,只能一味的连累你,看着你受苦。我心疼都来不及,你又何必把着我不放?

      齐八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 “佛山,上次的伤,疼么?”

      齐八开口,他竟不敢相信自己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佛爷说话。这语气不像患难与共的兄弟,到是有几分像相敬如宾的夫妻。

      佛爷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  “原来你在顾忌这个。”佛爷说,说着说着就笑了。齐八心想,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  “我并无大碍。只是此番想告诉你,你是我张启山认定的人。老八,你向来最懂我,这次也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  齐八摸摸鼻子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  “老八,你明白我的意思么。”

      明白,又不明白。齐八知道佛爷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已经变了味儿。不能言说,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。

      “佛爷,您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尹小姐已经帮我处理过了。”

      齐八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 “做佛爷的女人真幸福。”齐八道。

      佛爷怔在了一边,下巴在毛领子上蹭了又蹭,半晌,才说:

      “做佛爷的男人,也很幸福。”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。

      齐八被这话轰炸了好久。他回过头,看向佛爷,佛爷扭过去,避开视线。

      齐八这下全懂了。

     他看着佛爷。发现佛爷脸都红到耳朵根了。

fin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“算命的!给我滚!”

      “佛爷,您不是说想让我当你的男人么?怎么,啧啧啧,后悔啦?”

      “滚!”

      “声音太大啦佛爷,小声点,春宵一刻,值千金呐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142)